仙女一只酒

明知不可而为之。

【魔道乙女】《宣情旧草》「贰·上」

#这里月尽 十八线辣鸡写手 不喜勿喷。

#我需要你们的小红心小蓝手嘤嘤嘤。

#中篇 周更 学生党。

#请多多指教。

#主cp江澄×西陵肆 副cp金光瑶×孟临以及原著cp向

#文中多数专有名词出自古籍 如有雷同算你抄我。

#由于老福特又抽了后半段待会儿再发嘤

#食用愉快


  几日之后,兰陵金氏举办清谈会。你不免又见到了江澄。你坐于下席,他同云梦的那位大弟子魏无羡坐于上席。你远远的望着他,心道这人除去脾气差些,皮囊倒是挺好看。然而他忽然瞥见你的一眼,那目光几乎要杀了你一般。


  挨了一记这眼刀,向来不虚的你居然前所未有的发怂,于是挨紧了坐在你身边的孟临。


  “你下毒的时候也没见你这样怂啊。”孟临没好气的笑了笑。


  你一手撑着腮帮子,一手拿着个果子抛上去又接住,“鬼知道这家伙这么较真啊。我不就下了个减兰吗至于这样,这云梦江晚吟这般古怪执拗的脾气以后定然找不到道侣…”


  孟临原是半认真半好笑的听着,忽然目光发直,面上表情十分精彩。而你什么也没发觉,继续自顾自的讲着。


  忽然,你发觉面前多了两个人影。你抬头一看——


  卧槽!!江澄和魏婴!!!


  你瞬间觉得整个世界都不是很美好了。


  面前的云梦双杰的脸色也是十分丰富多彩。江澄的脸青一阵紫一阵红一阵,到最后基本黑成碳,魏无羡则是完全忍不住笑,大声的哈哈哈哈道,“我就说吧江澄你看看人家姑娘都说了你以后定然找不到道侣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江澄的脸上勉强撑出一个难看到死的笑容,“是啊,宣情君。”又出言讽刺了一句,“宣情君果然人如其名般不羁啊。”顿了一顿,似是为了缓一缓胸口郁结之气,“原本是想与宣情君探讨探讨该如何处置怀泽观一事,如今看来——”江澄深深地看了你一眼,“应该是不必了。”


  江澄转身要走,魏无羡还想强行留着江澄多与你二人聊天,但见江澄执意转身,于是笑嘻嘻的对你们二人说,“哎呀我师妹他脾气不太好你们多体谅体谅!——诶诶诶江澄你怎么生气啦好好好我们走我们走!——两位姑娘再见诶~!”


  你看着云梦双杰的相处方式,不由得抽了抽嘴角,扯了扯孟临的衣袖,“眉妩,我诚然发问,云梦双杰到底是怎么重建莲花坞…?”


  孟眉妩叹了口气,道,“见魏无羡与江晚吟这般打闹随意的,你到以为他们竟是随意闹着玩的?这位魏无羡,自创鬼道的天才,当年射日之征执陈情一曲号令千万凶尸,功劳不亚于瑶哥哥的。江晚吟宗主更是不得了,一柄三毒,一环紫电,一人之力,重建莲花坞、重兴江家!”她说的激动,忽然想起有些失态了,于是停了停,压低声音道,“所以肆姐姐你休要以为江宗主饶你一次便是和善之辈,他若是不依不饶可有的你苦头吃!”


  “呀,说江澄呢。”


  你和孟临正聊的起劲,全然没有注意到身边竟然已经多了一个黑衣红边的束发男子。


  “魏…魏先生。”你抽了抽嘴角,似是为刚刚的事感到尴尬。


  “不必这般叫我什么魏先生啦之类的虚号。”魏无羡笑眯眯的坐在你们两个的边上,“刚刚说到哪儿了?啊,说到江澄。哎呀你别看江澄嘴皮犀利得很,他虽脾气不好但也绝无坏心的。是那个唯一生还的小道士不依不挠,仗着原先怀泽观的名望逼着江澄处理这事,原先他自然不想管,可是人言可畏,再加上莲花坞才刚刚重建,江家也还没站稳脚跟,他想着拿这件事立个威,却不想牵扯到了金家。我先为江澄给姑娘赔礼道歉了。”说完果真起身给你作辑行礼。


  你连忙同孟临一起站起来,作辑还了一礼,道,“如此倒是我失礼了。今晚金家组织玄门百家一同夜猎比赛,魏公子与江宗主是否愿意与我二人同行?权当赔礼道歉了。”


  “宣情君的邀请自然是要赴约了。”




  

评论(7)

热度(56)